Lewise L'oliviers

打捞灵魂深处沉淀的执念,冲刷疯狂里的热烈。

简介下拉



爱豆Thomas Sangster。比较喜欢欧美:傻总,荷兰弟,猴西,Meg,寡姐,波特曼,萌猴(Zedd),蒂尔达斯文顿。


怪诞小镇,bill厨,Dipbill可逆,叔公组、mabel-Pacifica 可以接受。天雷Mabill!巨雷!!!




讨厌抖音,快手等类似软件




Creepypasta,eyelessjack厨
长期潜水lj画手,活跃文手



现在不太喜欢第五人格,已退。
凹凸,不太经常看,潜水,杂食,天雷丹秋,凯瑞,凯金。


欧美圈杂食,一直潜水
thomewt(tmr),Thorki,盾铁,盾冬
贱虫,虫绿,不拆、不逆。


法语老辣唧,( *`ω´),喜欢charlotte Gainsbourg、雨果的历史小说、大型教堂(偏爱意大利式)

Vasa博物馆纪念品。
瑞士的peach Mints

色调试水#
#一个英国乡村牧师#
是一个比较古板的孩子,五岁被老艾收养,曾经在唱诗班混过。
对老艾并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,似乎对于老艾的世界哲学很感兴趣。

  致sanster


       因为你是无意中唤醒我生命里热烈而不羁的,那场安静地淅沥的雨,所以我在疯狂与飘摇的灵魂深处听见雨声。我是一个瘾君子,站在追求刺激的巅峰我已死过一次,而你让我复活。Resurgamer.




如果

一----------短文预告-----------------
----ejeff 向
----如果在这个城市里有欲念,那就是必须用小心和克制去遏止住的东西。










不管是怎样的相遇,总是无法预先描摹出它的形
状,他与如此多的因果关系就像是恒星和行星,若不环绕着彼此的轨迹,与之擦身而过的也许是炸裂,或者是干脆缩作一团吞下光线和欲望的黑洞。
无论哪种结果都留有遗憾,伸手拦截了其中一颗彗星,却依旧无法阻止那一场爆炸。

黄内页很好用,如果用照片导入MediBang 上色是不错的选择。
救救女儿!
P2是Molly ,受霸凌的吉他手,p3是一个水仙系列,p5半成品
(。・ω・。)( *`ω´)

sing me to sleep

-------都市在逃杀手au---------




一样的坏掉培根的气息。
“可以看到吗?车站——”
Jeff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望去,“哎——近了!两个街区左右吧——”Jack故意拖长了声音,转头看着Jeff挤眉弄眼,迅速一步两步跳下台阶,那天台的气味真是不敢恭维了。
当他再眺望那个方向时心头隐隐不安,看得出来比原先更远了,并且也许5分钟前他们已经离开了哥谭市边陲,“一个不知名的小镇?”是吗?
Jeff没好气地甩手敲了一下他,“路痴!这下好了,你带我飞过去吗?你……”
树叶被碾碎的沙沙叫唤声。
Jeff猛地回头,向后推了Jack一把,握紧了衣袋里的刀,慢慢朝四周扫视,又转头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脚步声紧促起来……
Jeff稍稍有些紧——但不如说更多的是兴奋?这个白衣少年曾是歌谭这一带人们拒绝走夜路的有力理由。
Jack抱着并不沉重的箱子,两人背靠背警惕地聆听似有似无的细碎声响。
白光猛地撕裂了黑暗,剧烈的晃动有如要劈开这一片混沌!两人猛地退后。Jack紧紧地拉住Jeff的手,拽住他欲往另一边逃,他随时准备把腿狂奔——他认得那是特警手电的光。
Jeff却丝毫没有想要逃脱的意思, “不妨会会他?和我们一样的冒失的来访者……”
“拜托那是个夜巡警察!你认真的!”Jack压低了声音,急得吐词飞快,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。
“等等!你有没有闻到酒气?!”Jeff示意他安静,一边打量着10米开外的黑色轮廓。
“啧,晚上出来工作还要过酒瘾,和歌谭市的一路货色。真没意思,”Jeff摆摆手,撇了下嘴角,“还是走吧。”
本以为会与一个壮汉当面对质,却撞了“酒鬼”的Jeff扫兴的打望,希望可以看到灰色的大型车站。冷不防背后一声大喝:
“是谁?”
Jack被吓得打了一个激灵, “你谁?”
但他没想听到狗的回答—— “酒鬼”身边那条德国军犬大张着垂着涎液,排满了黄色尖牙的血盆大口纵身一跃,眼看就要扑在他头顶!
狗嘴的腥味越来越近了!Jack大喊着想给他一拳,霎时他在自己的吼声中听见了狗的哀嚎——
Jeff!
他转着手头沾着血的刀,双眼闪烁着敌意,“你快跑, ”他一把拉过怔怔的Jack,“快!”
“那你怎么办?我们就不能一起走吗?你都在想些什么?”
“抱歉…也许我得趁这个机会解决一点私人事件—— ”从眼角看见的“酒鬼”令人毛骨悚然的笑,然后他缓缓地举起了枪。
“总之你一个正常人很危险啊! 没听见吗?快跑啊!”Jeff急了。
留下还是逃跑?
他记不清这是多少次犹豫,但与往常不同的是他感到体内翻滚地,暗流涌动,心头发慌。耳边滚烫,恍惚间他听到了翅膀拍打的声音。
他没敢回头,风声在耳边呼啸,夜更黑了。
远处视线所及,尽头夜色苍茫,镇上公路的信号牌闪烁,现在已经很晚了,夜的边缘垂头亲吻朦胧的天际和连绵的房顶。
他回过神意识到应该继续寻找所谓车站,但是这是哪个镇子,哪片林子呢?他慢慢坐下来,他听到落叶悄悄交头接耳的窸窣。头顶的树冠不是一片完整的色块,而是像巴洛克——也子不是绿色。黑色的色块。清晰然后朦胧,他头有些晕。
他恍惚中想到拜占庭古圣画中的色块,上古时候教徒们脑中腾飞的翅膀,然皮他隐约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有关鹰的史话。
路上机车笨重沉闷的轰鸣,仲夏夜闷湿的空气,让他体内躁动的气息平复。恍若隔世;他像是在奥林匹斯山前呼吸着橄榄的涩涩的苦香,又像是坐在小时候昏暗的租房里听母亲讲鹰的故事....

他喃地说,也许我得休息一下。
当Jeff一路跌跌撞撞跑下——或不如说是滚下林中土坡的时候,天边一线灰色的光晃动,射入那双挂满红丝的眼睛。沉重的喘气声,血液奔腾过的有规律的轻响。他不是落荒而逃,或许是不武之胜,反正那警察淹于他耳后的咒骂很有趣就是了。
他感到头脑中嗡嗡作响,大致是很久没“锻炼”了,他的拍了自己一下,“真是该死。”
卫衣口袋里还有几张蜷缩着的美金,他慢慢展开它们,这才舒心了一些,凭着还算清醒的意识,他四下张望,拔开几些长长的蕨草,放眼此时,太阳已经由深橙浸过了浅红,已经嗅得到昨夜露水混杂着天竺枣叶的甜香。
他滑了一跤,刚扶住一株橡树幼苗的躬干要骂骂咧咧地爬起来,又是顺溜的一屁股,然后扑地摔到了坚硬的地面。
他连骂娘的力气都没了,也懒得生气,向旁边看去,是一条盘山老路,石板地面,硌得他骨头痛,但他实在太累了。他双手抱头挡住眼睛,也挡往了光,甚至于就这样睡着了。
“小朋友?小朋友?””
有些低沉的男声飘进来。他其实早些时候就醒了,只是反复想着关于那个问题,“酒鬼”给的答案。
不,别信他。他在心里重复了几遍,像逼自己生生咽下这几个拉丁文字母。什么些啊……
“小朋友你还好吗?”语气急了。
躺久了脊背被硌得痛到麻木了,他起不来,只懒洋洋地把手降到眼睛下方,因为怕自己“美丽的微笑”吓到他。
“没。。我要吃的。我好饿。”
“别身躺地上!地上硌人!”
“……”我知道。
“来我扶你。”
“咳咳咳。。。谢谢叔叔。”他装模作样地拿手捂住嘴咳了两下,然后他被他自己那声叔叔恶心到了。
手里抱着一袋面包,脸上还挂着好气送他的口罩——路过一家药店时捡到的。
“ 叔叔你知道市里车站在哪儿吗?”

可可还是没长大。
一个不成熟的姐姐。过去内疚自责而怯于表述,拌嘴吵架都是逃避。
真相是假,厌恶是假,我本想陪你长大,孰料我其实懦弱,本心却滞留,剩余我不甘安于现状,别无他法。






私家Lolita

sing me to sleep(ej下章出场)

都市在逃杀手au
主cp ejeff及兄弟组
--------作者会不定期更新---------------
-文中第一人称是一个冷门记者
-人称切换多
-无车(是真的)
--------最后一句,评论莫拆cp,欢迎评论--


00
今天仍旧是很灰暗的天,空气里搅动着冷湿并和着霉菌的气息,我没有找到坐位,就只能杵在窗边裹紧外套发抖。
抬起手腕借着车窗外的光,我勉强瞄到指向“10”的时针。
雨斜斜地划开路灯昏暗的目光,那抹橘色在树叶间隙里上蹿下跳一路尾随,雨刮揉碎一片黑色的混沌。
我好像有听到急促的脚步声。
随即车停在十字路口,红灯流泻一地,我隐约从挡风玻璃上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飞快横穿过公路交汇处。
然后远处有警笛声。红蓝色的光在黑色里不停闪烁,随红灯数位递减而渐渐混作一团远去。
在公车发动前我最后回头望了一眼,不知道为什么那黑洞洞的街道给我一种强烈的不安感。路灯上站着喙上沾染猎物血液的猫头鹰,它扑棱着翅膀闯入它猎物的世界。

sing me tosleep(预告)(ej话唠?)



“你看得到我吗?如果没有这些黑色的东西?”
“你知道吧,我能感觉到你背后的艳阳高照,你手上的血迹。我可以这样去看你,阳光越过我的心脏去偷窥那里边的东西。我能在心里堆积我之所见,却缺乏更高的才能去刻画心之所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