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wise L'oliviers

打捞灵魂深处沉淀的执念,冲刷疯狂里的热烈。

简介下拉



爱豆Thomas Sangster。比较喜欢欧美:傻总,荷兰弟,猴西,Meg,寡姐,波特曼,萌猴(Zedd),蒂尔达斯文顿。


怪诞小镇,bill厨,Dipbill可逆,叔公组、mabel-Pacifica 可以接受。天雷Mabill!巨雷!!!




讨厌抖音,快手等类似软件




Creepypasta,eyelessjack厨
长期潜水lj画手,活跃文手



现在不太喜欢第五人格,已退。
凹凸,不太经常看,潜水,杂食,天雷丹秋,凯瑞,凯金。


欧美圈杂食,一直潜水
thomewt(tmr),Thorki,盾铁,盾冬
贱虫,虫绿,不拆、不逆。


法语老辣唧,( *`ω´),喜欢charlotte Gainsbourg、雨果的历史小说、大型教堂(偏爱意大利式)

sing me to sleep

-------都市在逃杀手au---------




一样的坏掉培根的气息。
“可以看到吗?车站——”
Jeff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望去,“哎——近了!两个街区左右吧——”Jack故意拖长了声音,转头看着Jeff挤眉弄眼,迅速一步两步跳下台阶,那天台的气味真是不敢恭维了。
当他再眺望那个方向时心头隐隐不安,看得出来比原先更远了,并且也许5分钟前他们已经离开了哥谭市边陲,“一个不知名的小镇?”是吗?
Jeff没好气地甩手敲了一下他,“路痴!这下好了,你带我飞过去吗?你……”
树叶被碾碎的沙沙叫唤声。
Jeff猛地回头,向后推了Jack一把,握紧了衣袋里的刀,慢慢朝四周扫视,又转头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脚步声紧促起来……
Jeff稍稍有些紧——但不如说更多的是兴奋?这个白衣少年曾是歌谭这一带人们拒绝走夜路的有力理由。
Jack抱着并不沉重的箱子,两人背靠背警惕地聆听似有似无的细碎声响。
白光猛地撕裂了黑暗,剧烈的晃动有如要劈开这一片混沌!两人猛地退后。Jack紧紧地拉住Jeff的手,拽住他欲往另一边逃,他随时准备把腿狂奔——他认得那是特警手电的光。
Jeff却丝毫没有想要逃脱的意思, “不妨会会他?和我们一样的冒失的来访者……”
“拜托那是个夜巡警察!你认真的!”Jack压低了声音,急得吐词飞快,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。
“等等!你有没有闻到酒气?!”Jeff示意他安静,一边打量着10米开外的黑色轮廓。
“啧,晚上出来工作还要过酒瘾,和歌谭市的一路货色。真没意思,”Jeff摆摆手,撇了下嘴角,“还是走吧。”
本以为会与一个壮汉当面对质,却撞了“酒鬼”的Jeff扫兴的打望,希望可以看到灰色的大型车站。冷不防背后一声大喝:
“是谁?”
Jack被吓得打了一个激灵, “你谁?”
但他没想听到狗的回答—— “酒鬼”身边那条德国军犬大张着垂着涎液,排满了黄色尖牙的血盆大口纵身一跃,眼看就要扑在他头顶!
狗嘴的腥味越来越近了!Jack大喊着想给他一拳,霎时他在自己的吼声中听见了狗的哀嚎——
Jeff!
他转着手头沾着血的刀,双眼闪烁着敌意,“你快跑, ”他一把拉过怔怔的Jack,“快!”
“那你怎么办?我们就不能一起走吗?你都在想些什么?”
“抱歉…也许我得趁这个机会解决一点私人事件—— ”从眼角看见的“酒鬼”令人毛骨悚然的笑,然后他缓缓地举起了枪。
“总之你一个正常人很危险啊! 没听见吗?快跑啊!”Jeff急了。
留下还是逃跑?
他记不清这是多少次犹豫,但与往常不同的是他感到体内翻滚地,暗流涌动,心头发慌。耳边滚烫,恍惚间他听到了翅膀拍打的声音。
他没敢回头,风声在耳边呼啸,夜更黑了。
远处视线所及,尽头夜色苍茫,镇上公路的信号牌闪烁,现在已经很晚了,夜的边缘垂头亲吻朦胧的天际和连绵的房顶。
他回过神意识到应该继续寻找所谓车站,但是这是哪个镇子,哪片林子呢?他慢慢坐下来,他听到落叶悄悄交头接耳的窸窣。头顶的树冠不是一片完整的色块,而是像巴洛克——也子不是绿色。黑色的色块。清晰然后朦胧,他头有些晕。
他恍惚中想到拜占庭古圣画中的色块,上古时候教徒们脑中腾飞的翅膀,然皮他隐约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有关鹰的史话。
路上机车笨重沉闷的轰鸣,仲夏夜闷湿的空气,让他体内躁动的气息平复。恍若隔世;他像是在奥林匹斯山前呼吸着橄榄的涩涩的苦香,又像是坐在小时候昏暗的租房里听母亲讲鹰的故事....

他喃地说,也许我得休息一下。
当Jeff一路跌跌撞撞跑下——或不如说是滚下林中土坡的时候,天边一线灰色的光晃动,射入那双挂满红丝的眼睛。沉重的喘气声,血液奔腾过的有规律的轻响。他不是落荒而逃,或许是不武之胜,反正那警察淹于他耳后的咒骂很有趣就是了。
他感到头脑中嗡嗡作响,大致是很久没“锻炼”了,他的拍了自己一下,“真是该死。”
卫衣口袋里还有几张蜷缩着的美金,他慢慢展开它们,这才舒心了一些,凭着还算清醒的意识,他四下张望,拔开几些长长的蕨草,放眼此时,太阳已经由深橙浸过了浅红,已经嗅得到昨夜露水混杂着天竺枣叶的甜香。
他滑了一跤,刚扶住一株橡树幼苗的躬干要骂骂咧咧地爬起来,又是顺溜的一屁股,然后扑地摔到了坚硬的地面。
他连骂娘的力气都没了,也懒得生气,向旁边看去,是一条盘山老路,石板地面,硌得他骨头痛,但他实在太累了。他双手抱头挡住眼睛,也挡往了光,甚至于就这样睡着了。
“小朋友?小朋友?””
有些低沉的男声飘进来。他其实早些时候就醒了,只是反复想着关于那个问题,“酒鬼”给的答案。
不,别信他。他在心里重复了几遍,像逼自己生生咽下这几个拉丁文字母。什么些啊……
“小朋友你还好吗?”语气急了。
躺久了脊背被硌得痛到麻木了,他起不来,只懒洋洋地把手降到眼睛下方,因为怕自己“美丽的微笑”吓到他。
“没。。我要吃的。我好饿。”
“别身躺地上!地上硌人!”
“……”我知道。
“来我扶你。”
“咳咳咳。。。谢谢叔叔。”他装模作样地拿手捂住嘴咳了两下,然后他被他自己那声叔叔恶心到了。
手里抱着一袋面包,脸上还挂着好气送他的口罩——路过一家药店时捡到的。
“ 叔叔你知道市里车站在哪儿吗?”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铅笔控de回形针Lewise L'oliviers 转载了此文字
    Tag就不占了……